1222ճɳֱʦƸѧרҵ֪ʶ

Ѻ2018-7-23 3:2:37
Ķ359

Ͼ,ǰΪڼµĵڼ䣬ͦӡӡɴӽͷ˵ԣֺܴѺۡ法国作家希尔万·泰松在地图上查找着那些被遗忘的“黑色道路”。他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徒步走完了位于法国梅康图尔和诺曼底之间的乡村公路,向我们讲述了自己对这里的人、村?nbsp;、风景的热爱。在他看来,这些都是法国永恒的瑰宝?/P>[行者档案]希尔万·泰松(SylvainTesson),生于1972年,法国作家、记者、旅行家,已出版十多部游记010年,他在贝加尔湖畔住个月,其间所写的日记结集成《在西伯利亚森林中》一书,一举售?4万册,被译成十种语言,获得散文类美第奇文学奖,该书中文版015月出版?/FONT>希尔万·泰松将此次的法国乡村之旅写成了另外一本书《走在黑色道路上》,即将在法国出版/FONT>抓紧时间,去乡野接受一次“重塑?/STRONG>如今的政治家是多么缺少想象力啊!如果他们像当年的密特朗总统那样,在梭鲁特(Solutré)来一次徒步之旅,那么他们在民众中的支持率肯定会飙升,说不定能让他们起死回生,重新获得威望。相比于那些为了昂贵的物价而大呼小叫的政客,法国人更喜欢那些深入到群众中的政治家。还有什么方法能比深入基层、领略不同的风景、对法国社会洞察秋毫更好的呢?国王路易十一就曾用这种路访的方式来了解法国,他微服出巡,呼吸着乡野的新鲜空气。但是他的后继者们并没有沿用这一方式?/P>当我踏上这条从梅康图尔到科唐坦的道路时,并没有任何其他的目标。当时我遭遇了一次坠落事故,刚从医院里出来,身体不好,呼吸短促,头脑昏沉,我需要重新获得力量。医生把我救活了,现在他们建议我接受一次“重塑”。与其去疗养院修养身心,我觉得不如从梅康图尔到科唐坦进行一次徒步之旅。正好那时政府公布了一份报告,说这片地区“充满了浓郁的乡野气息”,时任法国总理的让-马克·艾罗(Jean-MarcAyrault)着重推荐了这个地区。当地有四十余个充满浓郁乡村风情的盆地,所谓的“乡野气息”,指的是没有太多水泥路、互联网不发达、远离行政机构的地区。对我来说,这就是天堂的定义!在这一隅,我们可以躲避繁华社会的纷扰。要想感受原始旷野的风貌,必须要抓紧时间/P>行走在黑色道路上我有自己的旅行目标,而政府的这份报告替我规划好了版图。我准备走一些偏僻的人迹罕至之路,也就是我所说的“黑色道路”。这些道路不是已经设有路标的、专供远足的道路,也不是狭窄的沥青公路,而是乡村小路、林间小道和被人遗忘的道路。如果不想被打扰的话,这是一个完美的道路网。因为很少有人光顾,所以这些道路荆棘丛生,在路上还会遇到癞蛤蟆、母鹿,以及一些讲着古老故事的奇奇怪怪的人,他们的人生智慧并不是在一个开放的世界中获得的,而是取自于这些隐秘的土地。他们不了解特朗普是谁,却熟悉每一棵树、每一头牲畜的状况。谁才是真正的博学之士呢?是那些了解远东问题的人,还是熟悉这片旷野的人?8月,我从法国和意大利边境出发。一开始,我每天走得并不多,也不是按直线行走。经过了3个月的行程,最终抵达了科唐坦半岛——在这里,要么必须停下脚步,要么必须跳进水里。这就是自然边界的优点:它为我们划定了界限,抑制了我们过度的热情,防止我们过于放纵自己的欲望。有些人想要打破边界,但是他们不懂得大自然的法则?/P>我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来采摘桑葚,随后我发现,黑色道路并不局限在地图上,它们不仅是那些被矮墙勾勒出的路线,它们延伸到了我们国家的每一个角落。踏上这些道路,我们的生命也随之延长,随之绽放,摆脱了世界上的任何束缚。你想自由地生活吗?那么关上飞机上的舷窗,从第一个逃生通道逃走,随后一切都自然而然地发生了nbsp;方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主宰自己的世界,不受外界干扰。因此,我们拒绝去适应意大利哲学家吉奥乔·阿甘本所称的“装置”,这些由数字革命带来的科技把我们困于牢笼之中,让我们成为政治势力和丑陋的广告的奴隶。“要保健!”这些“装置”叫嚣着,“要长寿!打开你的移动装置!快去欣赏!抬起你的拇指!把声音关小点!”我们就是这样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匆匆生活的。黑色的道路,这既是精神的道路,也是旷野的道路,是孤独之路,也是自然之路,它们为我们提供了一种逃离这个现实世界的可能性。在徒步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了更多心灵上的逃遁。之前发生的那场坠落事故曾让我陷入昏迷,之后长期的住院治疗让我丧失了生命的活力,而徒步让我重获体力,它在我的血液、骨骼和每一个细胞中注入了元气。这条黑色道路为我输入了营养,我放下一切电子装置,在石子路上行走了30公里后,仿佛又重新抓住了自己的生命?/P>一片让人郁郁寡欢的土地\n在徒步的这三个月里,我眼前反复出现各种法国乡村艺术家的面庞,比如《山丘时代》的作者、地理学家皮埃尔·乔治,比如普罗旺斯的吟游诗人吉奥诺(Giono),以及卢瓦尔河谷的诗人和诺曼底的画家。在路上,目之所及,时而是一片农田,时而是洒满阳光的山坡,时而是宛如童话的山谷;有时会遇到山泉,会听到晚钟,会看到啃食青草的羊群……总而言之,这是一个画展。“这个国家有一种展示雄伟与壮观的本能,”曾787790年间游历法国的英国农学家亚瑟·杨一次次在他的回忆录里这样说,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为“这个国家的美丽”而沉醉?/P>但是突然,这片秀美的风光出现了一个“坏疽”。山丘下出现了一个商业开发区,厂房和楼群开始涌现,这片地区既不属于城市,也不属于乡村。贝尔纳·马里斯把版图上的这些污点称为“地理虚无”。我们为什么要让这些东西蔓延?为什么要让我们的国家遍布高速公路?即使是一个个体,在四十年的时间里也不可能变得如此丑陋?/P>人类是土地毁容的罪魁祸首,从法国第五共和国开始,这场浩浩荡荡的毁容运动便开始了,“二战”后的乡村工业化、都市化以及生活方式的瓦解是元凶。在法国总统吉斯卡尔·德斯坦的七年任期内,独门独户的居住片区迅速增长,而在密特朗任职时期,随着越来越多的工厂从巴黎向外省迁移,出现了大批的超大型超市,环形高速公路和省级公路连接着居民区和大型商业中心。那时,如果住在法国城郊,那么一天的大部分时间是在车上度过的。互联网终结了蜕变,随着它的出现,居民区中出现了一种空荡诡秘的气氛。小镇的镇长说他们的村镇“受到监视器的监控”,并且安装了一些“警报装置”,但是我们不需要这些警报装置,我们需要的是其乐融融的邻里关系。每当想到这些逝去的乐趣,总会心生遗憾?/P>每次绕过一个弯路,或者走下一个斜坡,我总会遇到一些农民,有些人会热情地邀请我喝一杯,另一些人则会斜着眼睛看我;一些人会滔滔不绝地讲述他们的不幸,另一些人则连个招呼也不打。我希望可以见到一些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像亨利·德·帕兹斯一样跟我聊聊农业。亨利是绿色生产的先行者,写了一本非常好看的书,叫作《土地的一隅》,对他来说,农民就像诗人。无论农民还是诗人,他们都在绽放自己的果实:或是一棵芜菁,或是一首十二音节诗,他们在无形的劳动中收获了果实/P>我很少遇到既是诗人、又是农民的人,现如今,比起高谈阔论,传统的农业种植者更喜欢全神贯注地耕种自己的土地。他们如今采用的是统一的、大规模的开采方法,因此给我们留下了这样一片让人郁郁寡欢的土地。篱笆、灌木丛、沼泽、河堤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收益率高的、点缀着车库和肥料堆的大草原。如今,农场开始走下坡路,昔日的繁荣不再,这些种植者很辛苦,每天都要到晚上才开着拖拉机回到农场。在这个时代,人们总是一遍遍地说,要想致富,首先应该贷款。生活总是艰辛的/P>看到这样的生活,总会有些感伤。为了摆脱这种情绪,我继续向上攀爬,想要看一看空无人烟的乡野。在高原的山谷里有一些废墟,一眨眼工夫,农民便抛弃了这些高地。工业革命?914年由于内战造成的人口损失,以及1950年代的农村人口的减少,使这里变成了空旷的、永恒的哨卡,人迹罕至,狼、蝾螈和蝰蛇遍布于此?/P>在路上会遇到一些讲着古老故事的奇奇怪怪的人,他们的人生智慧并不是在一个开放的世界中获得的,而是取自于这些隐秘的土地。他们不了解特朗普是谁,却熟悉每一棵树、每一头牲畜的状况。谁才是真正的博学之士呢?是那些了解远东问题的人,还是熟悉这片旷野的人?\n黑色的道路,这既是精神的道路,也是旷野的道路,是孤独之路,也是自然之路,它们为我们提供了一种逃离这个现实世界的可能性。这条黑色道路为我输入了营养,我放下一切电子装置,在石子路上行走了30公里后,仿佛又重新抓住了自己的生命?/P>观念要深深地根植于一片土地,一片被阳光哺育、被一代代人们耕种的土地。我在黑色道路上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他们向我讲述了他们的乡野、他们的习俗、他们的风景、他们的食物、他们喜欢的酒、他们饲养的牲畜、他们耕种的土地、他们繁衍生息了几个世纪的、被他们亲切地称为“我们的家园”的地方/P>SourcePh"style="display:none">玉食的皇子皇孙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此生为何要投胎帝王之家/P>胡亥有个哥哥叫嬴高,是诸位弟兄里最后被处死的。在等待处决的日子里,他曾想到过逃亡,但嬴高是一位负责的父亲和丈夫,他害怕自己逃出地狱,到时胡亥会生气地砍他的家人。百般无奈之下,嬴高想出了古往今来最令人瞠目的一招:他向胡亥上书,说是父皇在世的时候,对他恩重如山,现在他老人家不幸去世,当儿子的也不想独活世上,打算自尽后为父皇殉葬,请求皇上批准为荷?/P>在秦始皇0余个子女中,只有嬴高耍了个小小的花招,才换来了体面的死。在赵高和胡亥大挥屠刀的时候,首相李斯在历史上竟然没有一个字儿的记载。但面对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李斯却不能不管。不过,他数次上奏,胡亥却不理不睬,身为帝国首相,他竟然连见到皇帝的机会也很少了/P>此前,赵高语重心长地告诉胡亥:“陛下你要显示自己的尊贵,就一定要深居简出,不必天天按时上朝搞坐班制,您还很年轻,万一不慎在大臣面前说错了话,那岂不被他们小看了?要依我说,陛下您还是在宫里幸福地歇着吧,至于治理国家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由我和其他几位熟悉法令的大臣处理就是了,遇到了重大事情,我们再向您请示吧。/P>得到了胡亥的认可,大秦帝国“鸡毛蒜皮”的国事当然都由赵高来处理,虽然他的职务其实还不高,但论实权,首相李斯也无法望其项背了。更怪的是,自从赵高执权以后,这个国家似乎就从没发生过一件大事——包括陈胜吴广起义,包括项羽大破秦国正规的中央军团/P>比起赵高,李斯要算有道德感和责任感的官员,皇上沉溺深宫,纵情声色犬马,国事日非,他这个帝国首相不能不站出来说话。可胡亥却责问他:“过去,你的老同学韩非子说过,古代的君主都十分勤劳辛苦,可我要问,难道做君主管理天下就是为了受苦受累吗?这不过是他们无能才造成的。圣明的君主治理天下,就是像我这样,要让天下适应自己,如果连自己都不能满足,又如何能使天下满足呢?我就想随心所欲,而且还要永远统治天下,你李斯有什么办法呢?/P>“如果没有赵君,我几乎被丞相出卖了?/STRONG>沙丘之谋,赵高成功地将李斯拉到了自己的战车上,因此他们算是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但在顺利地使胡亥继位并干掉了威胁分子扶苏和蒙恬后,这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也该解体了。赵高如何能容忍地位在他之上的李斯继续存在呢?/P>赵高等到胡亥和宫女们玩得胡天胡地正在兴头上的时候,派人去告诉李斯,现在陛下正闲着没事,你快去进谏吧。李斯不知是计,满怀救民救国的激情跑去进谏——难道世界上还有打断一个昏君淫乐更令他生气的吗?如此者三,胡亥怒火冲天,朝赵高发脾气说:“我空闲的时候李斯不来,偏偏每次都选在我刚刚玩得入港的紧要关头,跑来进什么鸟谏,这家伙是不是看我年轻,就三番五次地戏耍我?看不起我??/P>一旁的赵高徐徐说道:“陛下,您可要当心呀!沙丘那件事情,李斯参与了策划,后来却没有加官进爵,他肯定是想要裂土封王才满意。/P>稍有心眼儿的人都能看出,赵高的话乃一派胡言:首相已是当今最大的官了,再往哪里升呢?至于裂土封王,李斯是坚决反对分封制的。胡亥可不这么想,因为他的脑袋已经长在赵高身上/P>赵高继续添油加醋:“李斯位高权重,亲信遍布朝野,我实在是替陛下的处境感到担忧呀。/P>胡亥从来就没有主见,除了在玩女人和大吃大喝上。赵高的小报告让胡亥惊出一身冷汗,现在他唯一要做的事,就是迅速将乱臣李斯下狱/P>李斯下到狱中,悲愤可想而知。不过,他仍然对胡亥心存幻想,认为这一切不过是赵高的诡计,一旦陛下幡然醒悟,就会将他从狱中放出去,官复原职——这种冤臣屈子对陛下莫名其妙的幻想,在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上一演再演,虽然这种幻想几乎没有一个真正地实现?/P>李斯在狱中给胡亥写了一道奏章。奏章里,李斯正话反说,为自己列了七大罪状,诸如为秦国开疆拓土,辅佐始皇剪灭六国,修建驰道,制订度量衡,等等。实则是以七大罪之名提醒胡亥,俺老李可是一个大功臣啦,你不能亏待了俺!\n这封沉重的竹简并没有交到胡亥手里,赵高岂容李斯向胡亥辩解?不能。赵高说了:“罪犯哪里有上书的权利?”估计这封饱含李斯希望和委屈的竹简被赵高用来生炉子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使胡亥看到这封竹简,恐怕也是无动于衷,会随手交给赵高处理。你想想,你一个前朝大臣,在另一朝天子那里去臭表功,不是自找不自在吗/P>在最后的岁月里,李斯遭受了无以计数的酷刑,“榜掠千余”,折磨得无复人形。自古到今,刑讯逼供都是百试百验的好办法,在严刑拷打之下,还有什么样的口供审不出来呢?只怕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受刑者最大的幸福就是按照审讯者的要求自证其罪,早点结束这人间地狱的可怕遭遇?/P>李斯吃打不过,“榜掠千余”就是用木板打了一千多下,即使挺住了这一千多下,接下来则将是两千三千,直到打得李斯的精神彻底崩溃为止。他终于招认了赵高强加于自己身上的罪名——此时他一定看到了自己一生的荒诞;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当胡亥见到对李斯的审讯记录后,心有余悸又万分庆幸地说:“如果没有赵君,我几乎被丞相出卖/P>秦二世二年七月,李斯在“具五刑”之后腰斩于咸阳。所谓“具五刑”,就是在处死之前先处以五种酷刑,对一个即将走上断头路的人不辞麻烦地“具五刑”,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仅仅让他的肉体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还不能让他的敌人满意,必须加大他在临死前的肉身痛苦。这五刑包括:墨、劓、非、宫、大辟?/P>五刑的内容分别是:墨,在脸上刻字;劓,割掉鼻子;非,砍断双足;宫,斩去生殖器;大辟,砍头。也就是说,李斯最终受到的处理是:在严刑拷打了一千余大板后,脸上被侮辱性地刻上了字,割掉了鼻子——这使他的一张老脸显得很宽阔;再砍断双足,看上去李斯已经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人形了;再去掉他曾经“性福”的小弟弟;再将李斯的半截奄奄一息的身体放在木砧上,刽子手用斧头将他从腰部斩为两断;这时的李斯就应该断气了,但他应该受到的处罚还没结束,在严肃的监斩官的注视下,刽子手又将李斯那颗硕大的脑袋砍了下来?/P>李斯被押往刑场时,与他同时被处死的还有他的亲人们。当是时,李斯与他的二儿子走在一起,李斯看着四周那些兴高采烈如同过节的看客们,叹息着对二儿子说:“我想和你像以前在老家上蔡那样,牵着黄狗到东门外去打猎,这样的事情永远不会再有了。?/P>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李斯既死,胡亥认为赵高大大有功——是呀,对他们的掘墓事业而言,赵高的确是功不可没——于是封为中丞相,“事无大小辄决于高”/P>赵高既握大权,搞了一次民意测验,要调查一下自己的势力到底有多大?/P>这天,赵高令人带一头鹿上朝,说是献给陛下一匹良马。鹿和马的差异,想必幼儿园的小朋友也分得清楚。胡亥的智商并不比幼儿园的小朋友更低,他也认出那是一头鹿而不是一匹马,但赵高坚持说那是马,陛下你错认是鹿,一定是中了邪啦。不信,你问问朝堂上的这些大臣们吧?/P>大多数大臣看出了赵高的阴谋,一个个争先恐后地站出来表态:是呀,真是一匹好马呀。只有极少数不识时务者说,这哪里是马呢?这明明是一头鹿嘛。——这些能分辨出马和鹿却分辨不出时与机的家伙,后来统统被赵高送进大牢弄死了/P>胡亥听大多数臣子都说是马,还以为自己真的中了邪,忙找太卜咨询。太卜说:“陛下春秋祭祀的时候,斋戒不严肃,所以中了邪。/P>胡亥不怕天下大乱,却怕鬼神恶作剧。他按太卜的建议,前往上林斋戒。斋戒期间,胡亥无事可做,便拿起弓箭向从林子外经过的人乱射。过了几天,又搬到一座叫望夷宫的行宫里继续醇酒妇人的幸福生活/P>欢乐了三天,赵高已决意干掉胡亥,胡亥的掘墓任务已经完成,是该上路了?/P>赵高的女婿——赵高本是阉人,自然没有生育,估计这女婿不是亲的——阎乐,时任京城市长(咸阳令),赵高命他带兵诈称有盗贼,杀进望夷宫/P>胡亥还对赵高心存幻想,就像当初李斯对胡亥心存幻想一样。胡亥要求见赵高,阎乐不同意。胡亥又说:“那能否让我当个郡王呢?”回答不行。胡亥讨价还价:“做个万户侯呢?”还是不行。胡亥最后一次请求:“那就让我和老婆一起做个平头百姓吧。/P>当然还是不行。赵高要的就是他的脑袋,要想活下去,无异与虎谋皮。胡亥无奈,只得自杀/P>胡亥死后,赵高立秦子婴为帝。秦子婴是秦始皇家族里少有的有脑袋的人。赵高请他到祖庙祭告祖先,他推托不去。赵高听说子婴不肯,还以为他在做谦虚秀呢,就兴冲冲地跑到子婴府上,打算把子婴带走/P>赵高走进子婴府,他的死期就到了,和赵高一起被处死的,包括赵高的三族,其中自然少不了他的女婿阎乐先生?/P>赵高的死,标志着大秦帝国的三位掘墓人在大功告成后全都死于非命。事实也是如此,子婴在位6天,屁股还没坐热,刘邦就率军入关,子婴素车白马,自缚请降,把象征天下大权的传国玉玺双手奉上?/P>此后,项羽进咸阳,一把大火将公元世纪全球最美丽的建筑阿房宫烧成一片白地,子婴亦被处死,大秦帝国在一片风雨声中轰然倒塌,白茫茫大地真干净?/P>SourcePh"style="display:none">ʱؽ軹⻯ǽгıԷӵ˼¡

ȻͣӪƵλܷͣѣ۲ʡշѲ񡱡˵Ѽڵ¾֧һ£Ҫ¹鱨з㡱Ϊ乫滷֯ÿ2014ͿʼٷҪҵȾԴչ顣밣֮˵Ϊý¶䷽潻¹鱨һҪѼڽʿͼڵ֧鱨桰з㡱

美国女子艾伦·米勒和唐娜·米尔斯小心翼翼地将630只帕图拉蜗牛用干净的薄纱布包起来,放进硬纸板做的空心圆筒中,再用纱布封住圆筒底部,整齐地堆放在航运盒子里/P>不久前,这些被精心照顾的“孩子”从底特律大都会国际机场出发,乘坐飞机横跨大洋,回到了它们素未谋面的故乡——法属波利尼西亚的塔希提岛?/P>那里被称为“最接近天堂的地方”,温暖湿润,四季如春,有帕图拉蜗牛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深谷密林和真菌落叶,也潜伏着最可怕的天敌?/P>上世0年代,在食用蜗牛消费激增的浪潮中,养殖户将个头更大、更多肉的玫瑰狼蜗引入法属波利尼西亚,以满足人们的口腹之欲。没想到,它们对原本就数量稀少的帕图拉蜗牛张开了饕餮之口。到1980年代末,这些毫无反抗之力的当地“土著”在野外几近灭绝/P>为了拯救这个濒临灭绝的孤独物种,6所美国和欧洲的动物园于1993年联合开展“救生艇计划”,从事制药行业的米勒和曾任高中教师的米尔斯就是在那时加入了圣路易斯动物园的志愿者队伍/P>23年的努力没有白费。从去年开始,已经陆续?70只帕图拉蜗牛被放生到野外,回到了祖先的栖息地,米勒和米尔斯也多了个“蜗牛夫人”的外号/P>正如圣路易斯动物园的无脊椎动物负责人鲍勃·梅尔兹所说,这两个女人“拯救了一个物种”,尽管只是再卑微渺小不过的蜗牛,但她们的努力,至少能让物种灭绝的步伐慢一点,再慢一点,就像帕图拉蜗牛行进的速度一样?/P>濒临灭绝的帕图拉蜗牛,重新焕发生/STRONG>米勒把即食燕麦片、白垩土、维生素和鳟鱼肉混合,加水调成草绿色糊状物,均匀抹在干净的玻璃板上。一股令人反感的恶臭迅速在屋子里弥漫开来,饥饿的帕图拉蜗牛却逐臭而来,津津有味地享用美食?/P>每个星期,米勒和米尔斯都会抽一天时间驱车来到森林深处的圣路易斯动物园,静静地重复着这些早已娴熟无比的动作/P>白色的饲养室四周摆满了玻璃箱、笼子和架子,上面密密麻麻爬满了数千只蜗牛,每一只都由米勒和米尔斯亲自喂食、清洗和照顾?/P>这些背着浅褐色条纹外壳的小家伙,大多只有花生米大小,幼虫更是比圆珠笔芯更袖珍。米勒和米尔斯的动作得尽量轻柔,以免不小心伤到它们柔软脆弱的半透明身体?/P>蜗牛爬行留下的亮晶晶的黏液,让小昆虫和细菌很容易趁虚而入,两位志愿者得经常把蜗牛暂时挪出来,将它们的居所打扫得凉爽洁净。“如果闻起来有股刺鼻的氨气味儿,那就肯定有问题了。”米尔斯说/P>23年来,米勒和米尔斯从手指纤细的少女变成了肚腩突出的大妈,她们照顾了超万只帕图拉蜗牛,小小的饲养室最多同时容纳过3500位“房客”?/P>在圣路易斯动物园的无脊椎动物饲养员格伦·弗雷看来,要是没有米勒和米尔斯不知疲倦的工作,帕图拉蜗牛不可能存活下来,“蜗牛夫人”实至名归。可在这两个性格谦逊、不爱出风头的女人看来,运气才是硬道理/P>25年前,夏威夷大学生物研究员罗伯特·考伊曾在夏威夷瓦胡岛的山上偶遇两只色彩鲜艳的濒危树蜗牛,却最终没能改变它们“灭族”的命运/P>“我可能是最后一个看到它们活着的人类。”他一提起此事就沮丧不已。自从欧洲人登上这个被称为“世界灭绝之都”的岛屿,夏威夷独特的物种正在以?04%的速度绝迹。在美国阿拉巴马州、新西兰、斐济、马来西亚和非洲,多种蜗牛濒临灭绝。巴黎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研究人员认为,200种人类已知的陆生蜗牛中,约十分之一可能已经消失?/P>拯救濒临灭绝的蜗牛不是件容易的差事。陆生蜗牛对栖息地的要求往往极其苛刻,它们生存的森林可能有数百种真菌,在实验室中很难“复制”。一旦水分、阴影和腐殖质达不到某个恰到好处的标准,它们可能迅速死亡/P>生与死的较量,从来未曾势均力敌。人类小小的动作可能让某个物种万劫不复,哪怕花费数百倍的时间和精力,也难力挽狂澜?/P>对寿命不超过10年的帕图拉蜗牛而言?3年已经是一段相当漫长的岁月。能在“蜗牛夫人”温柔的双手下重新焕发生机,它们虽不幸却又幸运/P>照这样下去,人类可能0年内杀死三分之二的野生动物\n在长达数个世纪的朝夕相处中,除了偶尔贡献漂亮的外壳充当珠宝饰物,帕图拉蜗牛与法属波利尼西亚人大多数时候相安无事?/P>直到法国人对美食孜孜不倦的追求让非洲人意识到,配上黄油和大蒜,高蛋白质、低脂肪的蜗牛是种绝佳食材,帕图拉蜗牛的噩梦开启了。仅在加纳一国,用于炖汤、爆炒和烤串的蜗牛每年高500万公斤,即使这样,需求量还远超供应量/P>由于体型太小,吃着麻烦,帕图拉蜗牛逃过一劫。上世纪80年代,和成年人拇指一样大、肉质更加肥厚多汁的玫瑰狼蜗被引入当地?/P>没人意识到,在最终被送进美食家的盘子之前,它们也找到了自己最喜欢的食物。面对大名鼎鼎的“蜗牛中的豺狼”,纤细柔弱的帕图拉蜗牛毫无招架之力,很快就陷入极度濒危的境地?/P>价格昂贵的象牙、犀角让偷猎者蠢蠢欲动,但让动物陷入更致命危险境地的从来都不是人类的虚荣,而是另一种更本能的渴望——饥饿?/P>对非洲、南美洲和亚洲的数百万极端贫困人口来说,原始狩猎仍然是一种传统的食物来源。根据国际林业中心的最新数据,2014年,生活在刚果盆地的非洲人每年吃掉约500万吨野味,相当于巴西或欧盟一年的牛肉产量,其5%是通过非法捕猎获取。在该地区农村的饮食结构中,80%的蛋白质和脂肪来自野生动物的肉?/P>英国《皇家学会开放科学》杂志今?0月发表的一项研究成果指出,目前全世界有301种陆地哺乳动物因人类狩猎面临灭绝的威胁。其?85种是为了满足人类的口腹之欲,包括黑猩猩、大猩猩、鹿、大型猫科动物和熊/P>几乎每时每刻,餐桌上的屠杀都在全世界的各个角落上演?/P>从欧洲殖民者的猎枪瞄准毛里求斯最后一只渡渡鸟开始,人类的野心日益膨胀。难得一见的鲜美肉质,使原本拥有50亿庞大族群的北美旅鸽迅速“人丁凋零”,在短短一个半世纪内灭绝。中国南方食客挑剔的舌头,让穿山甲、巨蜥、娃娃鱼、野生蛇和猫头鹰的数量日渐稀少。日本人对刺身和寿司的狂热喜爱,让太平洋蓝鳍金枪鱼的种群?970年相比萎缩了90%,陷入新的生存危机?/P>物种灭绝的现状比人们想象的更加不容乐观?/P>环保人士估计,由于人类活动的影响,每天都有多00个物种从地球上消失,%的非海洋动物可能已经灭绝。地球正处于次大规模生物灭绝的边缘和自恐龙灭绝以来最大的生物灾难中。科学家毫不掩饰地说,这就是人类的错?/P>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不久前发布的报告,如果目前的趋势继续下去,人类可能在短0年内杀死三分之二的野生动物?/P>很多人会问,蜗牛有什么好在洪流般不可抗拒的生物灾难中,“蜗牛夫人”拯救帕图拉蜗牛的“英雄事迹”,很快被视为教科书级别的成就?/P>在南加州当过高中老师的米尔斯深知教育下一代的重要性。不过,给动物园参观学习的青年团体和学生做讲解员,是最令她烦恼的事。孩子们讨厌蜗牛,觉得它们湿滑黏腻,看起来很恶心,这让她感到挫败/P>谁会不喜欢外表软萌、性格乖巧又通人性的哺乳动物呢?\n年轻时,米尔斯曾在洛杉矶格里菲斯公园的马厩做志愿者,为的就是与这种漂亮威风的动物亲近。在美国芳邦大学主修生物学的米勒更是个不折不扣的哺乳动物发烧友,一辈子就喜欢和猫猫狗狗泡在一起。她曾救过实验室里的兔子,如今和自己的宠物玩具贵宾犬相依为命?/P>可总得有人照顾动物园里体型最小、动作最慢的帕图拉蜗牛,尽管它们呆头呆脑,从不善解人意/P>一开始,是拯救濒危物种的宏大目标,支撑着米勒和米尔斯坚持下来。但在漫长的数十年相处中,这些外表不怎么可爱的小东西,已经成了她们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清点数量时,她们经常对着蜗牛轻声细语,也不计较它们根本不会作出回应/P>“很多人会问,蜗牛有什么好。”米尔斯说。米勒立刻默契地回答道:“蜗牛是生命之网的一部分,它不像其他物种那样迷人、富有魅力,但我们必须保护好它。?/P>蜗牛是许多鸟类、鱼类和哺乳动物的食物来源,是食物链中必不可少的一环。它们能向人类讲述生命的故事,帮助研究者探索进化的多样性。更重要的是,从蜗牛的身上可以推算出其他无脊椎动物的灭绝率/P>迄今为止,在人类命名90万个物种中,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正式承认灭绝的只有00种。但巴黎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克莱尔·雷尼埃认为,如果将占物种多样9%的无脊椎动物考虑进来,这个数字将飙升3万?/P>“蜗牛迅速灭绝仅仅是个开始,接下来将会发生的才是关键。”纽约大学助理教授丽贝卡·伦德尔说,“它们身上展现出的细微预兆,等人类注意到,可能为时已晚。/P>米勒和米尔斯没有思考过如此宏大的问题,她们只关心眼前小小的蜗牛?/P>她们相信,哪怕像帕图拉蜗牛这样卑微渺小的生物,也是这个星球巨大物种拼图中不可或缺的一块。而在拯救濒危物种的道路上,每个人都可以有所作为,哪怕这些努力,只是以蜗牛般的速度缓慢前行/P>SourcePh"style="display:none">˵йŮŵִнְλҲΪƽܽġΣСƳС쳵£ǮӵΧгβҵһƬ١ǰӵվӷɻָԱѸռλʻŻ̫ӭ⣬˱ɻС

ѧĵ죬һżȻĻѡ˴ҵĵ·玉食的皇子皇孙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此生为何要投胎帝王之家/P>胡亥有个哥哥叫嬴高,是诸位弟兄里最后被处死的。在等待处决的日子里,他曾想到过逃亡,但嬴高是一位负责的父亲和丈夫,他害怕自己逃出地狱,到时胡亥会生气地砍他的家人。百般无奈之下,嬴高想出了古往今来最令人瞠目的一招:他向胡亥上书,说是父皇在世的时候,对他恩重如山,现在他老人家不幸去世,当儿子的也不想独活世上,打算自尽后为父皇殉葬,请求皇上批准为荷?/P>在秦始皇0余个子女中,只有嬴高耍了个小小的花招,才换来了体面的死。在赵高和胡亥大挥屠刀的时候,首相李斯在历史上竟然没有一个字儿的记载。但面对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李斯却不能不管。不过,他数次上奏,胡亥却不理不睬,身为帝国首相,他竟然连见到皇帝的机会也很少了/P>此前,赵高语重心长地告诉胡亥:“陛下你要显示自己的尊贵,就一定要深居简出,不必天天按时上朝搞坐班制,您还很年轻,万一不慎在大臣面前说错了话,那岂不被他们小看了?要依我说,陛下您还是在宫里幸福地歇着吧,至于治理国家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由我和其他几位熟悉法令的大臣处理就是了,遇到了重大事情,我们再向您请示吧。/P>得到了胡亥的认可,大秦帝国“鸡毛蒜皮”的国事当然都由赵高来处理,虽然他的职务其实还不高,但论实权,首相李斯也无法望其项背了。更怪的是,自从赵高执权以后,这个国家似乎就从没发生过一件大事——包括陈胜吴广起义,包括项羽大破秦国正规的中央军团/P>比起赵高,李斯要算有道德感和责任感的官员,皇上沉溺深宫,纵情声色犬马,国事日非,他这个帝国首相不能不站出来说话。可胡亥却责问他:“过去,你的老同学韩非子说过,古代的君主都十分勤劳辛苦,可我要问,难道做君主管理天下就是为了受苦受累吗?这不过是他们无能才造成的。圣明的君主治理天下,就是像我这样,要让天下适应自己,如果连自己都不能满足,又如何能使天下满足呢?我就想随心所欲,而且还要永远统治天下,你李斯有什么办法呢?/P>“如果没有赵君,我几乎被丞相出卖了?/STRONG>沙丘之谋,赵高成功地将李斯拉到了自己的战车上,因此他们算是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但在顺利地使胡亥继位并干掉了威胁分子扶苏和蒙恬后,这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也该解体了。赵高如何能容忍地位在他之上的李斯继续存在呢?/P>赵高等到胡亥和宫女们玩得胡天胡地正在兴头上的时候,派人去告诉李斯,现在陛下正闲着没事,你快去进谏吧。李斯不知是计,满怀救民救国的激情跑去进谏——难道世界上还有打断一个昏君淫乐更令他生气的吗?如此者三,胡亥怒火冲天,朝赵高发脾气说:“我空闲的时候李斯不来,偏偏每次都选在我刚刚玩得入港的紧要关头,跑来进什么鸟谏,这家伙是不是看我年轻,就三番五次地戏耍我?看不起我??/P>一旁的赵高徐徐说道:“陛下,您可要当心呀!沙丘那件事情,李斯参与了策划,后来却没有加官进爵,他肯定是想要裂土封王才满意。/P>稍有心眼儿的人都能看出,赵高的话乃一派胡言:首相已是当今最大的官了,再往哪里升呢?至于裂土封王,李斯是坚决反对分封制的。胡亥可不这么想,因为他的脑袋已经长在赵高身上/P>赵高继续添油加醋:“李斯位高权重,亲信遍布朝野,我实在是替陛下的处境感到担忧呀。/P>胡亥从来就没有主见,除了在玩女人和大吃大喝上。赵高的小报告让胡亥惊出一身冷汗,现在他唯一要做的事,就是迅速将乱臣李斯下狱/P>李斯下到狱中,悲愤可想而知。不过,他仍然对胡亥心存幻想,认为这一切不过是赵高的诡计,一旦陛下幡然醒悟,就会将他从狱中放出去,官复原职——这种冤臣屈子对陛下莫名其妙的幻想,在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上一演再演,虽然这种幻想几乎没有一个真正地实现?/P>李斯在狱中给胡亥写了一道奏章。奏章里,李斯正话反说,为自己列了七大罪状,诸如为秦国开疆拓土,辅佐始皇剪灭六国,修建驰道,制订度量衡,等等。实则是以七大罪之名提醒胡亥,俺老李可是一个大功臣啦,你不能亏待了俺!\n这封沉重的竹简并没有交到胡亥手里,赵高岂容李斯向胡亥辩解?不能。赵高说了:“罪犯哪里有上书的权利?”估计这封饱含李斯希望和委屈的竹简被赵高用来生炉子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使胡亥看到这封竹简,恐怕也是无动于衷,会随手交给赵高处理。你想想,你一个前朝大臣,在另一朝天子那里去臭表功,不是自找不自在吗/P>在最后的岁月里,李斯遭受了无以计数的酷刑,“榜掠千余”,折磨得无复人形。自古到今,刑讯逼供都是百试百验的好办法,在严刑拷打之下,还有什么样的口供审不出来呢?只怕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受刑者最大的幸福就是按照审讯者的要求自证其罪,早点结束这人间地狱的可怕遭遇?/P>李斯吃打不过,“榜掠千余”就是用木板打了一千多下,即使挺住了这一千多下,接下来则将是两千三千,直到打得李斯的精神彻底崩溃为止。他终于招认了赵高强加于自己身上的罪名——此时他一定看到了自己一生的荒诞;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当胡亥见到对李斯的审讯记录后,心有余悸又万分庆幸地说:“如果没有赵君,我几乎被丞相出卖/P>秦二世二年七月,李斯在“具五刑”之后腰斩于咸阳。所谓“具五刑”,就是在处死之前先处以五种酷刑,对一个即将走上断头路的人不辞麻烦地“具五刑”,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仅仅让他的肉体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还不能让他的敌人满意,必须加大他在临死前的肉身痛苦。这五刑包括:墨、劓、非、宫、大辟?/P>五刑的内容分别是:墨,在脸上刻字;劓,割掉鼻子;非,砍断双足;宫,斩去生殖器;大辟,砍头。也就是说,李斯最终受到的处理是:在严刑拷打了一千余大板后,脸上被侮辱性地刻上了字,割掉了鼻子——这使他的一张老脸显得很宽阔;再砍断双足,看上去李斯已经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人形了;再去掉他曾经“性福”的小弟弟;再将李斯的半截奄奄一息的身体放在木砧上,刽子手用斧头将他从腰部斩为两断;这时的李斯就应该断气了,但他应该受到的处罚还没结束,在严肃的监斩官的注视下,刽子手又将李斯那颗硕大的脑袋砍了下来?/P>李斯被押往刑场时,与他同时被处死的还有他的亲人们。当是时,李斯与他的二儿子走在一起,李斯看着四周那些兴高采烈如同过节的看客们,叹息着对二儿子说:“我想和你像以前在老家上蔡那样,牵着黄狗到东门外去打猎,这样的事情永远不会再有了。?/P>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李斯既死,胡亥认为赵高大大有功——是呀,对他们的掘墓事业而言,赵高的确是功不可没——于是封为中丞相,“事无大小辄决于高”/P>赵高既握大权,搞了一次民意测验,要调查一下自己的势力到底有多大?/P>这天,赵高令人带一头鹿上朝,说是献给陛下一匹良马。鹿和马的差异,想必幼儿园的小朋友也分得清楚。胡亥的智商并不比幼儿园的小朋友更低,他也认出那是一头鹿而不是一匹马,但赵高坚持说那是马,陛下你错认是鹿,一定是中了邪啦。不信,你问问朝堂上的这些大臣们吧?/P>大多数大臣看出了赵高的阴谋,一个个争先恐后地站出来表态:是呀,真是一匹好马呀。只有极少数不识时务者说,这哪里是马呢?这明明是一头鹿嘛。——这些能分辨出马和鹿却分辨不出时与机的家伙,后来统统被赵高送进大牢弄死了/P>胡亥听大多数臣子都说是马,还以为自己真的中了邪,忙找太卜咨询。太卜说:“陛下春秋祭祀的时候,斋戒不严肃,所以中了邪。/P>胡亥不怕天下大乱,却怕鬼神恶作剧。他按太卜的建议,前往上林斋戒。斋戒期间,胡亥无事可做,便拿起弓箭向从林子外经过的人乱射。过了几天,又搬到一座叫望夷宫的行宫里继续醇酒妇人的幸福生活/P>欢乐了三天,赵高已决意干掉胡亥,胡亥的掘墓任务已经完成,是该上路了?/P>赵高的女婿——赵高本是阉人,自然没有生育,估计这女婿不是亲的——阎乐,时任京城市长(咸阳令),赵高命他带兵诈称有盗贼,杀进望夷宫/P>胡亥还对赵高心存幻想,就像当初李斯对胡亥心存幻想一样。胡亥要求见赵高,阎乐不同意。胡亥又说:“那能否让我当个郡王呢?”回答不行。胡亥讨价还价:“做个万户侯呢?”还是不行。胡亥最后一次请求:“那就让我和老婆一起做个平头百姓吧。/P>当然还是不行。赵高要的就是他的脑袋,要想活下去,无异与虎谋皮。胡亥无奈,只得自杀/P>胡亥死后,赵高立秦子婴为帝。秦子婴是秦始皇家族里少有的有脑袋的人。赵高请他到祖庙祭告祖先,他推托不去。赵高听说子婴不肯,还以为他在做谦虚秀呢,就兴冲冲地跑到子婴府上,打算把子婴带走/P>赵高走进子婴府,他的死期就到了,和赵高一起被处死的,包括赵高的三族,其中自然少不了他的女婿阎乐先生?/P>赵高的死,标志着大秦帝国的三位掘墓人在大功告成后全都死于非命。事实也是如此,子婴在位6天,屁股还没坐热,刘邦就率军入关,子婴素车白马,自缚请降,把象征天下大权的传国玉玺双手奉上?/P>此后,项羽进咸阳,一把大火将公元世纪全球最美丽的建筑阿房宫烧成一片白地,子婴亦被处死,大秦帝国在一片风雨声中轰然倒塌,白茫茫大地真干净?/P>SourcePh"style="display:none">美国女子艾伦·米勒和唐娜·米尔斯小心翼翼地将630只帕图拉蜗牛用干净的薄纱布包起来,放进硬纸板做的空心圆筒中,再用纱布封住圆筒底部,整齐地堆放在航运盒子里/P>不久前,这些被精心照顾的“孩子”从底特律大都会国际机场出发,乘坐飞机横跨大洋,回到了它们素未谋面的故乡——法属波利尼西亚的塔希提岛?/P>那里被称为“最接近天堂的地方”,温暖湿润,四季如春,有帕图拉蜗牛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深谷密林和真菌落叶,也潜伏着最可怕的天敌?/P>上世0年代,在食用蜗牛消费激增的浪潮中,养殖户将个头更大、更多肉的玫瑰狼蜗引入法属波利尼西亚,以满足人们的口腹之欲。没想到,它们对原本就数量稀少的帕图拉蜗牛张开了饕餮之口。到1980年代末,这些毫无反抗之力的当地“土著”在野外几近灭绝/P>为了拯救这个濒临灭绝的孤独物种,6所美国和欧洲的动物园于1993年联合开展“救生艇计划”,从事制药行业的米勒和曾任高中教师的米尔斯就是在那时加入了圣路易斯动物园的志愿者队伍/P>23年的努力没有白费。从去年开始,已经陆续?70只帕图拉蜗牛被放生到野外,回到了祖先的栖息地,米勒和米尔斯也多了个“蜗牛夫人”的外号/P>正如圣路易斯动物园的无脊椎动物负责人鲍勃·梅尔兹所说,这两个女人“拯救了一个物种”,尽管只是再卑微渺小不过的蜗牛,但她们的努力,至少能让物种灭绝的步伐慢一点,再慢一点,就像帕图拉蜗牛行进的速度一样?/P>濒临灭绝的帕图拉蜗牛,重新焕发生/STRONG>米勒把即食燕麦片、白垩土、维生素和鳟鱼肉混合,加水调成草绿色糊状物,均匀抹在干净的玻璃板上。一股令人反感的恶臭迅速在屋子里弥漫开来,饥饿的帕图拉蜗牛却逐臭而来,津津有味地享用美食?/P>每个星期,米勒和米尔斯都会抽一天时间驱车来到森林深处的圣路易斯动物园,静静地重复着这些早已娴熟无比的动作/P>白色的饲养室四周摆满了玻璃箱、笼子和架子,上面密密麻麻爬满了数千只蜗牛,每一只都由米勒和米尔斯亲自喂食、清洗和照顾?/P>这些背着浅褐色条纹外壳的小家伙,大多只有花生米大小,幼虫更是比圆珠笔芯更袖珍。米勒和米尔斯的动作得尽量轻柔,以免不小心伤到它们柔软脆弱的半透明身体?/P>蜗牛爬行留下的亮晶晶的黏液,让小昆虫和细菌很容易趁虚而入,两位志愿者得经常把蜗牛暂时挪出来,将它们的居所打扫得凉爽洁净。“如果闻起来有股刺鼻的氨气味儿,那就肯定有问题了。”米尔斯说/P>23年来,米勒和米尔斯从手指纤细的少女变成了肚腩突出的大妈,她们照顾了超万只帕图拉蜗牛,小小的饲养室最多同时容纳过3500位“房客”?/P>在圣路易斯动物园的无脊椎动物饲养员格伦·弗雷看来,要是没有米勒和米尔斯不知疲倦的工作,帕图拉蜗牛不可能存活下来,“蜗牛夫人”实至名归。可在这两个性格谦逊、不爱出风头的女人看来,运气才是硬道理/P>25年前,夏威夷大学生物研究员罗伯特·考伊曾在夏威夷瓦胡岛的山上偶遇两只色彩鲜艳的濒危树蜗牛,却最终没能改变它们“灭族”的命运/P>“我可能是最后一个看到它们活着的人类。”他一提起此事就沮丧不已。自从欧洲人登上这个被称为“世界灭绝之都”的岛屿,夏威夷独特的物种正在以?04%的速度绝迹。在美国阿拉巴马州、新西兰、斐济、马来西亚和非洲,多种蜗牛濒临灭绝。巴黎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研究人员认为,200种人类已知的陆生蜗牛中,约十分之一可能已经消失?/P>拯救濒临灭绝的蜗牛不是件容易的差事。陆生蜗牛对栖息地的要求往往极其苛刻,它们生存的森林可能有数百种真菌,在实验室中很难“复制”。一旦水分、阴影和腐殖质达不到某个恰到好处的标准,它们可能迅速死亡/P>生与死的较量,从来未曾势均力敌。人类小小的动作可能让某个物种万劫不复,哪怕花费数百倍的时间和精力,也难力挽狂澜?/P>对寿命不超过10年的帕图拉蜗牛而言?3年已经是一段相当漫长的岁月。能在“蜗牛夫人”温柔的双手下重新焕发生机,它们虽不幸却又幸运/P>照这样下去,人类可能0年内杀死三分之二的野生动物\n在长达数个世纪的朝夕相处中,除了偶尔贡献漂亮的外壳充当珠宝饰物,帕图拉蜗牛与法属波利尼西亚人大多数时候相安无事?/P>直到法国人对美食孜孜不倦的追求让非洲人意识到,配上黄油和大蒜,高蛋白质、低脂肪的蜗牛是种绝佳食材,帕图拉蜗牛的噩梦开启了。仅在加纳一国,用于炖汤、爆炒和烤串的蜗牛每年高500万公斤,即使这样,需求量还远超供应量/P>由于体型太小,吃着麻烦,帕图拉蜗牛逃过一劫。上世纪80年代,和成年人拇指一样大、肉质更加肥厚多汁的玫瑰狼蜗被引入当地?/P>没人意识到,在最终被送进美食家的盘子之前,它们也找到了自己最喜欢的食物。面对大名鼎鼎的“蜗牛中的豺狼”,纤细柔弱的帕图拉蜗牛毫无招架之力,很快就陷入极度濒危的境地?/P>价格昂贵的象牙、犀角让偷猎者蠢蠢欲动,但让动物陷入更致命危险境地的从来都不是人类的虚荣,而是另一种更本能的渴望——饥饿?/P>对非洲、南美洲和亚洲的数百万极端贫困人口来说,原始狩猎仍然是一种传统的食物来源。根据国际林业中心的最新数据,2014年,生活在刚果盆地的非洲人每年吃掉约500万吨野味,相当于巴西或欧盟一年的牛肉产量,其5%是通过非法捕猎获取。在该地区农村的饮食结构中,80%的蛋白质和脂肪来自野生动物的肉?/P>英国《皇家学会开放科学》杂志今?0月发表的一项研究成果指出,目前全世界有301种陆地哺乳动物因人类狩猎面临灭绝的威胁。其?85种是为了满足人类的口腹之欲,包括黑猩猩、大猩猩、鹿、大型猫科动物和熊/P>几乎每时每刻,餐桌上的屠杀都在全世界的各个角落上演?/P>从欧洲殖民者的猎枪瞄准毛里求斯最后一只渡渡鸟开始,人类的野心日益膨胀。难得一见的鲜美肉质,使原本拥有50亿庞大族群的北美旅鸽迅速“人丁凋零”,在短短一个半世纪内灭绝。中国南方食客挑剔的舌头,让穿山甲、巨蜥、娃娃鱼、野生蛇和猫头鹰的数量日渐稀少。日本人对刺身和寿司的狂热喜爱,让太平洋蓝鳍金枪鱼的种群?970年相比萎缩了90%,陷入新的生存危机?/P>物种灭绝的现状比人们想象的更加不容乐观?/P>环保人士估计,由于人类活动的影响,每天都有多00个物种从地球上消失,%的非海洋动物可能已经灭绝。地球正处于次大规模生物灭绝的边缘和自恐龙灭绝以来最大的生物灾难中。科学家毫不掩饰地说,这就是人类的错?/P>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不久前发布的报告,如果目前的趋势继续下去,人类可能在短0年内杀死三分之二的野生动物?/P>很多人会问,蜗牛有什么好在洪流般不可抗拒的生物灾难中,“蜗牛夫人”拯救帕图拉蜗牛的“英雄事迹”,很快被视为教科书级别的成就?/P>在南加州当过高中老师的米尔斯深知教育下一代的重要性。不过,给动物园参观学习的青年团体和学生做讲解员,是最令她烦恼的事。孩子们讨厌蜗牛,觉得它们湿滑黏腻,看起来很恶心,这让她感到挫败/P>谁会不喜欢外表软萌、性格乖巧又通人性的哺乳动物呢?\n年轻时,米尔斯曾在洛杉矶格里菲斯公园的马厩做志愿者,为的就是与这种漂亮威风的动物亲近。在美国芳邦大学主修生物学的米勒更是个不折不扣的哺乳动物发烧友,一辈子就喜欢和猫猫狗狗泡在一起。她曾救过实验室里的兔子,如今和自己的宠物玩具贵宾犬相依为命?/P>可总得有人照顾动物园里体型最小、动作最慢的帕图拉蜗牛,尽管它们呆头呆脑,从不善解人意/P>一开始,是拯救濒危物种的宏大目标,支撑着米勒和米尔斯坚持下来。但在漫长的数十年相处中,这些外表不怎么可爱的小东西,已经成了她们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清点数量时,她们经常对着蜗牛轻声细语,也不计较它们根本不会作出回应/P>“很多人会问,蜗牛有什么好。”米尔斯说。米勒立刻默契地回答道:“蜗牛是生命之网的一部分,它不像其他物种那样迷人、富有魅力,但我们必须保护好它。?/P>蜗牛是许多鸟类、鱼类和哺乳动物的食物来源,是食物链中必不可少的一环。它们能向人类讲述生命的故事,帮助研究者探索进化的多样性。更重要的是,从蜗牛的身上可以推算出其他无脊椎动物的灭绝率/P>迄今为止,在人类命名90万个物种中,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正式承认灭绝的只有00种。但巴黎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克莱尔·雷尼埃认为,如果将占物种多样9%的无脊椎动物考虑进来,这个数字将飙升3万?/P>“蜗牛迅速灭绝仅仅是个开始,接下来将会发生的才是关键。”纽约大学助理教授丽贝卡·伦德尔说,“它们身上展现出的细微预兆,等人类注意到,可能为时已晚。/P>米勒和米尔斯没有思考过如此宏大的问题,她们只关心眼前小小的蜗牛?/P>她们相信,哪怕像帕图拉蜗牛这样卑微渺小的生物,也是这个星球巨大物种拼图中不可或缺的一块。而在拯救濒危物种的道路上,每个人都可以有所作为,哪怕这些努力,只是以蜗牛般的速度缓慢前行/P>SourcePh"style="display:none">£Ρ⡱2016꣬Ժӡڼǿũضͯذ¼ơȷǿũضͯذάδ˺ϷȨ棬ǸҪְҲǼͥȫĹͬΡ

Ķ

2018㽭УҵƸСѧ׶԰ʦ112˹ 2018-7-22
2017ӢҵλƸ 2018-7-22
ѧڽǺͶԽ硾ʾ 2018-7-22
򰵲ȵ ﲼ 2018-7-22
ۺʡѧԴ - ʦʸ֤Դ 2018-7-21
ղйƳͼ۸Ĵ綯 2018-7-21
1222ճɳֱʦƸѧרҵ֪ʶ 2018-7-21
˰ĻԪֱ100ֿ 2018-7-20
ĴʡСѧƸʦԺ͸ϰ 2018-7-20
ٶȫӾëƹ ר 2018-7-19